歪歐零四零壹網

關於部落格
這個是歪歐零四零壹網yam分部
主要想分享常用的佛教的資料和梵文咒語
咒語發音僅供參考,有一些長音可能沒標到,十分抱歉
另外版主已經改信小乘佛教(上座部佛教、原始佛教)所以不再更新咒語、大乘經典的部份囉,就當作是學佛的一個歷程吧
  • 89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大念處經

 http://www.mahabodhi.org/intro/mahasatipatthana.html

《大念處經》 (Maha-Satipatthana Sutta)

取材自性空法師《念處之道;《大念處經》講記

總 釋四念處 (uddeso)

如 是我聞,一 時,佛在拘樓國劍磨瑟曇城中。

爾時佛 呼諸比丘: 諸比丘!諸比丘應諾:世尊!

世尊如此開 示: 諸比丘!此是 使眾生清淨,超越愁悲,滅除苦憂,成就正道,體 證涅槃之唯一道路,此即四念處。 四者何耶?
於 此諸比丘!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, 熱誠、正 知、正念,捨離對世間的貪欲與憂惱。
安住於受,隨觀感受,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捨離對世間 的貪欲與憂 惱。
安住於心,隨觀心識,熱誠、正知、 正念,捨離對世間的貪欲與憂惱。
安住於法,隨觀 諸法,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捨離對世間的貪欲與憂惱。

身念 處(kāyānupassanā 身隨觀念處)

一、 安般念 (ānāpānasati 出入息念、觀息法)

諸 比丘!比丘 如何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?
於 此,諸比 丘!比丘前往森林、樹下或空閒處,結跏 趺坐,端正 身體,置念面前,正念而出息,正念而入 息。出息長 時,了知:我出息長;入息長時,了知: 我入息 長。出息短時,了知:我出息短;入息短時, 了知:我 入息短。修習:我當覺知(息 之)全 身而出息; 修習:我 當覺知(息 之)全 身而入息。 修習:我當寂靜 身行而出 息;修習:我當寂靜身行而入息。
諸比丘!就如 熟練的轆轤匠,或轆轤匠之弟子,當拉 長時,了 知:我拉長;拉短時,了知:我拉短。諸比 丘!比丘如 是在出息長時,了知:我出息長;入息長 時,了知: 我入息長。修習:我當覺知(息 之)全 身而出 息;修習: 我當覺知(息 之)全 身而入息。 修習:我當寂 靜身行而出 息;修習:我當寂靜身行而入息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 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
二、 威儀 (Iriyāpatha 觀姿勢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行走時,了知:我行走;站立時, 了知:我 站立;
坐著時,了知:我坐著;躺臥時, 了知:我 躺臥。無論何種姿勢,皆如實了知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
三、 正知 (Sampajāna 明覺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行往或歸來時,以正知而行。前 瞻或旁觀 時,以正知而行。屈伸肢體時,以正知而行。 著袈裟、 持衣缽時,以正知而行。飲食、咀嚼、嚐 味時,以正 知而行。大小便利時,以正知而行。於行、 住、坐、 臥、醒、語、默時,亦以正知而行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
四、 不淨觀 (Patikūlamanasikāra 厭惡作意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思惟此身,自足底而上、由頭髮 而下,皮所 覆包,遍滿不淨,思惟:於此身有髮、毛、 爪、齒、 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、心、肝、肋膜、 脾、肺、 腸、腸間膜、胃中物、糞、膽汁、痰、 膿、 血、汗、 脂肪、淚、皮脂、唾、涕、關節液、尿。
諸 比丘!猶如 兩端開口之糧袋,裝入種種穀物,諸如: 稻、米、 綠豆、豌豆、芝麻、精米。視力佳者, 解 開糧袋,觀 察分辨:此是稻、此是米、此是綠豆、此 是豌豆、此 是芝麻、此是精米。 如 此,諸比 丘!比丘思惟此身,自足底而上、由頭髮 而下,皮所 覆包,遍滿不淨,思惟:於此身有髮、毛、 爪、齒、 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、心、肝、肋膜、 脾、肺、 腸、腸間膜、胃中物、糞、膽汁、痰、 膿、 血、汗、 脂肪、淚、皮脂、唾、涕、關節液、尿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
五、 四界分別觀 (Dhātumanasikāra 界作意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於任何姿勢中,以各種界思惟觀 察此身, 即:此身有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風界。 諸 比丘!猶如 熟練之屠牛者,或屠牛者之弟子,屠宰 牛隻,並將 其肢解成塊後,坐於四衢道口。
如是, 諸 比丘!比丘 於任何姿勢中,以各種界思惟觀察此身, 即:此身 有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風界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
六、 墓園九相 (Navasivathika 九種墳場觀)

復 次,諸比 丘!猶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死後經一 日、二日,乃至三日,腫漲、青瘀、腐爛; 因而反觀 自身,思惟:此身亦為如是法,難免如此 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比丘!此即比丘安住 於身,循身 觀察。
復 次,諸比 丘!猶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被烏鴉、 老鷹、禿鷹所啄食,或被犬、財狼所噉食, 乃至被各 種蟲所噬食。因而反觀自身,思惟:此身 亦為如是 法,難免如此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 復 次,諸比 丘!猶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已成血肉 附著,筋腱連結之骸骨。因而反觀自身, 思惟:此 身亦為如是法,難免如此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 復 次,諸比 丘!猶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已成無肉 血跡漫塗,筋腱連結之骸骨。因而反觀自 身,思惟: 此身亦為如是法,難免如此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諸比丘!此即比丘安住 於身,循身 觀察。
復 次,諸比 丘!就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已成無血 無肉,筋腱連結之骸骨。因此反觀自身, 思惟:此 身亦為如是法,難免如此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復 次,諸比 丘!就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已成骸骨 散置各處;有手骨、踝股、腳骨、小腿骨、 大腿骨、 髖骨、肋骨、背骨、胸骨、頸椎骨、下顎 骨、牙齦 骨、頭蓋骨。因此反觀自身,思惟:此身亦 為如是法, 難免如此之情況。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復 次,諸比 丘!就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已成如螺 色之白骨。因此反觀自身,思惟:此身亦 為如是法, 難免如此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。 復 次,諸比 丘!就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已成骸骨 堆積年餘。因此反觀自身,思惟:此身亦 為如是法, 難免如此之情況。 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 復 次,諸比 丘!就如比丘得見被丟棄於墓墟之死屍, 骸骨粉碎 成骨粉。因此反觀自身,思惟:此身亦為 如是法,難 免如此之情況。如 是,比丘安 住於身,觀照內身;安住於身,觀照 外 身;安住於 身,觀照內外身。安住於身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身,隨觀滅法;安住於身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身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身,循身觀察。

受 念處 (Vedanānupassanā 受隨觀念處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如何安住於受,隨觀感受?
在 此,諸比 丘!比丘經驗樂受時,了知:我經驗樂受; 經驗苦受 時,了知:我經驗苦受;經驗不苦不樂受 時,了知: 我經驗不苦不樂受。
感受有愛染的樂受時, 了知:我 正經歷有愛染的樂受;感受有愛染的苦受 時,了知: 我正經歷有愛染的苦受;感受有愛染的不 苦不樂受 時,了知:我正經歷有愛染的不苦不樂 受。 感到無愛 染的樂受時,了知:我正經歷無愛染的樂 受;感到無 愛染的苦受時,了知:我正經歷無愛染的 苦受;感到 無愛染的不苦不樂受時,了知:我正經歷 無愛染的不 苦不樂受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受,觀照內受;安住於受,觀照外 受;安住於 受,觀照內外受。安住於受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受,隨觀滅法;安住於受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受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受,隨觀感受。

心 念處 (Cittānupassanā 心隨觀念處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如何安住於心,隨觀心識?
於 此,諸比 丘!比丘心貪欲時,了知:心貪欲;心無 貪欲時,了 知:心無貪欲。心瞋恨時,了知:心瞋恨; 心無瞋恨 時,了知:心無瞋恨。心愚癡時,了知: 心愚癡; 心無愚癡時,了知:心無愚癡。心收縮時, 了知:心 收縮;心渙散時,了知:心渙散。心廣 大 時,了知: 心廣大;心不廣大時,了知:心不廣大。 心有上 時,了知:心有上;心無上時,了知:心 無 上。心專注 時,了知:心專注;心不專注時,了知: 心不專 注。心解脫時,了知:心解脫;心未解脫時, 了知:心 未解脫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心,觀照內心;安住於心,觀照外 心;安住於 心,觀照內外心。安住於心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心,隨觀滅法;安住於心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心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心,隨觀心識。

法念處(Dhammānupassanā 法隨觀念處)

一、 五蓋 (Nīvaraṇa)

復次,諸比丘!比丘如何安住於法,隨觀諸法?
在 此,諸比 丘!比丘安住於法,隨觀諸法,即依五蓋 觀察諸法。
諸 比丘!比丘 如何安住於法,依五蓋觀察諸法?
諸 比丘!比丘 內心有貪欲時,了知:我內心有貪欲; 內心無貪 欲時,了知:我內心無貪欲。了知未生之 貪欲生起, 了知已生之貪欲滅盡,了知已滅盡之貪欲, 於未來不 再生起。
內心有瞋恨時,了知:我內心有 瞋恨;內心 無瞋恨時,了知:我內心無瞋恨。
了知未 生之瞋恨生 起,了知已生之瞋恨滅盡,了知已滅盡之 瞋恨,於未 來不再生起。
內心有昏沉睡眠時,了知: 我內心有 昏沉睡眠;內心無昏沉睡眠時,了知: 我 內心無昏沉 睡眠。了知未生之昏沉睡眠生起,了知已 生之昏沉睡 眠滅盡,了知已滅盡之昏沉睡眠,於未來 不再生起。
內心有掉舉追悔時,了知:我內心有掉舉 追悔;內心 無掉舉追悔時,了知:我內心無掉舉追 悔。 了知未生 之掉舉追悔生起,了知已生之掉舉追悔滅 盡,了知已 滅盡之掉舉追悔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內心 有疑惑時, 了知:我內心有疑惑;內心無疑惑時,了 知:我內心 無疑惑。了知未生之疑惑生起,了知已生 之疑惑滅 盡,了知已滅盡之疑惑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法,觀照內法;安住於法,觀照外 法;安住於 法,觀照內外法。安住於法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法,隨觀滅法;安住於法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法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諸比丘!此即比丘安住 於法,依五 蓋觀察諸法。

二、 五取蘊 (Pañcūpādānakkhandha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安住於法,隨觀諸法,即依五取 蘊觀察諸 法。
諸 比丘!比丘 如何安住於法,依五取蘊觀察諸法?
在 此,諸比 丘!比丘了知:此是色,此是色之生起, 此是色之 壞滅。
此是受,此是受之生起,此是受之 壞滅。
此是 想,此是想之生起,此是想之壞滅。
此是 行,此是行 之生起,此是行之壞滅。
此是識,此是識 之生起,此 是識之壞滅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法,觀照內法;安住於法,觀照外 法;安住於 法,觀照內外法。安住於法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法,隨觀滅法;安住於法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法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法,依五取蘊觀察諸法。

三、 十二處 (āyatana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安住於法,隨觀諸法,即依內六 處、外六處 觀察諸法。
諸 比丘!比丘 如何安住於法,依內六處、外六處觀察 諸法?
在 此,諸比 丘!比丘了知眼根,了知色塵,了知緣此 二者生起之 結縛。
了知未生之結縛生起,了知已生之 結縛壞滅, 了知已壞滅之結縛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比 丘了知耳 根,了知聲塵,了知緣此二者生起之結縛。
了知未生 之結縛生起,了知已生之結縛壞滅,了知 已壞滅之結 縛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比 丘了知鼻 根,了知香塵,了知緣此二者生起之結縛。
了知未生 之結縛生起,了知已生之結縛壞滅,了知 已壞滅之結 縛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比 丘了知舌 根,了知味塵,了知緣此二者生起之結縛。
了知未生 之結縛生起,了知已生之結縛壞滅,了知 已壞滅之結 縛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比 丘了知身 根,了知觸塵,了知緣此二者生起之結縛。
了知未生 之結縛生起,了知已生之結縛壞滅,了知 已壞滅之結 縛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比 丘了知意 根,了知法塵,了知緣此二者生起之結縛。
了知未生 之結縛生起,了知已生之結縛壞滅,了知 已壞滅之結 縛,於未來不再生起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法,觀照內法;安住於法,觀照外 法;安住於 法,觀照內外法。安住於法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法,隨觀滅法;安住於法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法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法,依內外處觀察諸法。

四、 七覺支 (Bojjhaṅga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安住於法,隨觀諸法,即依七覺 支觀察諸 法。
諸 比丘!比丘 如何安住於法,依七覺支觀察諸法?
於 此,諸比 丘!比丘有念覺支時,了知:我有念覺支; 無念覺支 時,了知:我無念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念 覺支生起, 已生起之念覺支增長圓滿。
比 丘有擇法覺 支時,了知:我有擇法覺支;無擇法覺 支時,了 知:我無擇法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擇法覺支 生起,已生 起之擇法覺支增長圓滿。 比 丘有精進覺 支時,了知:我有精進覺支;無精進覺 支時,了 知:我無精進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精進覺支 生起,已生 起之精進覺支增長圓滿。
比 丘有喜覺支 時,了知:我有喜覺支;無喜覺支時, 了知:我 無喜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喜覺支生起,已 生起之喜覺 支增長圓滿。
比 丘有輕安覺 支時,了知:我有輕安覺支;無輕安覺 支時,了 知:我無輕安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輕安覺支 生起,已生 起之輕安覺支增長圓滿。
比 丘有定覺支 時,了知:我有定覺支;無定覺支時, 了知:我 無定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定覺支生起,已 生起之定覺 支增長圓滿。
比 丘有捨覺支 時,了知:我有捨覺支;無捨覺支時, 了知:我 無捨覺支。
了知未生起的捨覺支生起,已 生起之捨覺 支增長圓滿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法,觀照內法;安住於法,觀照外 法;安住於 法,觀照內外法。安住於法,隨觀生法起; 安住於 法,隨觀滅法;安住於法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法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法,依七覺支觀察諸法。

五、 四聖諦 (Sacca)

復 次,諸比 丘!比丘安住於法,隨觀諸法,即依四聖 諦觀察諸 法。
諸 比丘!比丘 如何安住於法,依四聖諦觀察諸法?
於 此,諸比 丘!比丘如實了知:此是苦;如實了知: 此是苦之 集;如實了知:此是苦之滅;如實了知: 此是苦滅 之道。

(一) 苦聖諦 (Dukkhasacca)

復 次,諸比 丘,何謂苦聖諦?生是苦,老是苦,(病是 苦), 死是苦,愁 悲苦憂惱是苦,怨憎會是苦,愛別離是 苦,求不得 是苦。簡而言之,五取蘊是苦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生?所有生類中,諸眾生之受生、 形成、出 生、諸蘊之顯現、諸處之獲得。諸比丘! 此名為 生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老?所有生類中,諸眾生之衰老、 老耄、齒 落、髮白、皮皺、壽減、諸根遍熟。諸比 丘!此名為 老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死?所有生類中,諸眾生之崩潰、 散滅、命 終、死亡、諸蘊離析、死屍棄捨,諸比丘! 此名為 死。
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愁?無論何時何地,由於任何之 不幸,遭遇 令人苦惱之法,而有憂愁、悲傷、苦惱、 內憂、內 愴。諸比丘!此名為愁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悲?無論何時何地,由於任何之 不幸,遭遇 令人苦惱之法,而有痛哭、悲泣、慨歎、 哀號。諸 比丘!此名為悲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苦?關於身體之苦痛、不適,由 於身觸所生 之苦痛、不適。諸比丘!此名為苦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憂?關於心之苦痛、不愉悅,由 於意觸所生 之苦痛、不愉悅。諸比丘!此名為憂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惱?無論何時何處,由於任何之 不幸,遭遇 令人苦惱之法,而有憂惱、苦惱,及由憂 惱、苦惱所 生之苦痛。諸比丘!此名為惱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怨憎會苦?無論何時何處,遭遇 不如意、厭 惡、不愉悅之色塵、聲塵、香塵、味塵、 觸塵、法 塵,或遇心懷惡意、傷害、擾亂、不適意 者,卻須與 其聚會、交往、共事、結合。諸比丘!此 名為怨憎會 苦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愛別離苦?無論何時何處,與可 意、喜愛、 愉悅之色塵、聲塵、香塵、味塵、觸塵、 法塵相 逢,或遇心懷善意、適意、可靠者、父母、 兄弟、姊 妹、朋友、同事、親戚,卻不能與之聚會、 交往、共 事、結合。諸比丘!此名為愛別離苦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求不得苦?諸比丘!受生支配之 眾生,生如 是欲求:願不再受生,願不再有來生!然 此欲求不可 得,諸比丘!此即求不得苦。
諸 比丘!受老 支配之眾生,生如是欲求:願不衰老, 願不變 老!然此欲求不可得,諸比丘!此即求不得 苦。
諸 比丘!受病 支配之眾生,生如是欲求:願無病苦, 願不生 病!然此欲求不可得,諸比丘!此即求不得 苦。
諸 比丘!受死 亡支配之眾生,生如是欲求:願能不死, 願不會 死!然此欲求不可得,諸比丘!此即求不得 苦。
諸 比丘!受愁 悲苦憂惱支配之眾生,生如是欲求:願 不遭受愁悲 苦憂惱,願不再愁悲苦憂惱!然此欲求不 可得,諸比 丘!此即求不得苦。
諸 比丘!何謂 簡而言之,五取蘊是苦? 即色取蘊、受 取蘊、想取 蘊、行取蘊、識取蘊。諸比丘!此即簡而 言之,五取 蘊是苦。
諸 比丘!此即 苦聖諦。

(二) 集聖諦 (Samudayasacca)
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苦集聖諦?
愛 欲引導再 生,喜與貪伴隨而起,無論何時何處,追 求愛欲, 即:欲愛、有愛、無有愛。
諸 比丘!愛欲 於何處生起?在何處住著?
凡 於世間有誘 人、可意者,愛欲即在該處生起,在該 處住著。
於 世間何者是 誘人、可意者?
在 世間眼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耳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鼻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舌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身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意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色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聲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香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味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觸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法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眼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耳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鼻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舌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身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意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眼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耳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鼻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舌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身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意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眼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耳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鼻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舌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身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意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色塵生 想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聲塵生 想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香塵生 想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味塵生 想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觸塵生 想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法塵生 想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色塵生 思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聲塵生 思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香塵生 思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味塵生 思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欲即在該處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觸塵生 思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法塵生 思是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色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聲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香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味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觸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法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色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聲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香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 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味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 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觸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法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色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聲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香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味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觸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在 世間法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愛 欲即在該處 生起與住著。
諸 比丘!此即 苦集聖諦。

(三) 滅聖諦 (Nirodhasacca)
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苦滅聖諦?
此 即愛欲之消 逝無餘、捨離、滅盡、解脫、無染。
然而,諸比丘!於何處捨離、滅盡愛欲?
在 世間有誘 人、可意之處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何者是 誘人、可意者?
在 世間眼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耳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鼻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舌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身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意根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色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聲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香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味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觸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法塵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眼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耳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鼻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舌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身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意識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眼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耳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鼻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舌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身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意觸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眼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耳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鼻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舌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身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意觸生 受是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色想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聲想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香想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味想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觸想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法想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色思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聲思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香思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味思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觸思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法思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色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聲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香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味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觸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法愛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色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聲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香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味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觸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法尋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色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聲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香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味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觸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在 世間法伺是 誘人、可意者,就 在該處捨離 愛欲、滅盡愛欲。
諸 比丘!此即 苦滅聖諦。

(四) 道聖諦 (Maggasacca)

復次,諸比丘!何者是苦滅道聖諦?
此 即八支聖 道: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 正精進、 正念、正定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見?
諸 比丘!如實 知苦、知苦之集、知苦之滅、知導致苦 滅之道。諸 比丘!此等名為正見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思惟?
出 離思惟、無 瞋思惟、無害思惟。諸比丘!此等名為 正思惟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語?
離 妄語、離兩 舌、離惡口、離綺語。諸比丘!此等名 為正語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業?
不 殺生、不偷 盜、不邪淫。諸比丘!此等名為正業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命?
於 此,諸比 丘!聖弟子捨邪命,依正命為生。諸比丘! 此等名為 正命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精進?
於 此,諸比 丘!意欲、勤奮、精進、策勵,避免尚未 生起之邪 惡、不善法生起。比丘意欲、勤奮、精進、 策勵,降 伏已生起之邪惡、不善法。比丘意欲、勤 奮、精進、 策勵,促使未生起之善法生起。比丘意欲、 勤奮、精 進、策勵,促使已生起之善法持續、增長、 圓滿成 就。諸比丘!此等名為正精進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念?
於 此,諸比 丘!比丘以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安住於身, 循身觀 察,捨離對世間的貪欲與憂惱。熱誠、正知、 正念,安 住於受,隨觀感受,捨離對世間的貪欲與 憂惱。熱 誠、正知、正念,安住於心,隨觀心識,捨 離對世間的 貪欲與憂惱。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安住 於 法,隨觀諸 法,捨離對世間的貪欲與憂惱。諸比丘! 此即是正 念。
復 次,諸比 丘!何謂正定?
在 此,諸比 丘!比丘離欲樂不善法,有尋有伺,由離 生喜樂,入 初禪而住。除滅尋伺,寂靜一心,定生喜 樂,達二禪 而住。離喜而住,正念正智,以身感受樂, 如諸聖者 說:捨與正念者所樂住,入第三禪。捨離 苦樂,滅除 喜憂,捨念清淨,達第四禪而住。諸比丘! 此名為正 定。
諸 比丘!此等 名為苦滅道諦。
如 是,比丘安 住於法,觀照內法;安住於法,觀照外 法;安住於 法,觀照內外法。安住於法,隨觀生法; 安住於 法,隨觀滅法;安住於法,隨觀生滅法。
於 是「有法」 之念現起,唯有正念與覺照,無所依而住, 不再貪著 世間之任何事物。諸比丘!此即比丘安住 於法,隨觀 諸法。
諸 比丘!此即 比丘安住於法,依四聖諦觀察諸法。

修 習念處的成果(Satipaṭṭhānabhāvanānisaṁso)

諸 比丘!任何 人依此修習四念處七年,可得二果之一: 今生證得 究竟智;若煩惱未盡,則得不還果。
諸 比丘!不須 七年,依此修習四念處六年者,可得二 果之一:今 生證得究竟智;若煩惱未盡,則得不還果。 不須六年,諸比丘!……不須五年,諸比丘!……不 須四年,諸比丘!……不須三年,諸比丘!……不須二年,諸比丘!……不須一年,諸 比丘!依此修習四念處七個月者,可得 二果之一: 今生證得究竟智;若煩惱未盡,則得不還 果。
不 須七個月, 諸比丘!……不 須六個月, 諸比丘!……不 須五個月, 諸比丘!……不 須四個月, 諸比丘!……不 須三個月, 諸比丘!……不 須二個月, 諸比丘!……不 須一個月, 諸比丘!…… 不 須半個月, 諸比丘!依此修習四念處七日者,可得 二果之一: 今生證得究竟智;若煩惱未盡,則得不還 果。
此 即如前所 述:諸比丘!此是唯一能使眾生清淨,超 越愁悲,滅 除苦憂,成就正道,體證涅槃之道路,此 即四念處。 為此而說此經。

世 尊如是說 已,諸比丘歡喜讚歎世尊之所說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
大念處經

  〔題解〕

[0178a06] 《大念處經》是巴利三藏中經藏《長部尼伽耶》的第二十二經,又名《四念處經》。此經論述真修實證的修行法門,即以修習四念住,內觀身、受、心、法,了知「身不淨、受是苦、心無常、法無我」,以對治淨、樂、常、我等四顛倒想,修得慧觀,知見苦、無常、無我之三法印,達至「於世間一切事物也無所執取」,諸漏斷盡,於涅槃之境。在初期佛教經典中佔有突出重要的地位。

[0178a12] 此經代表了佛教早期親修實證的特色,有別於部派佛教時期偏重推理論證的特點。對於各部派的修行實踐有很大影響,可以說修習四念處就是禪,就是止觀;對於要用自身的體驗,了悟佛法,轉凡成聖,轉癡成智的修習者來說,修習四念處說是依止處。

[0178a17] 這部經在各個部派的經典中都有保存,祇是編排不一致,在漢文大藏經《長阿含》中無此經,而在《中阿含》卷二十四中收此經,名為《念處經》。

[0178a20] 此譯本《大念處經》是直接譯自斯里蘭卡國家佛教部監製出版之僧伽羅文巴利三藏,如與漢譯《中阿含》中《念處經》相比較,可知無論在篇幅的長短、內容的詳略上都有較大區別,可供對照參閱。

〔譯文〕

 

[0178a27] 1、我這樣聽說:

[0179a01] 一時世尊在拘樓人之市場小鎮劍摩毖曇,於拘樓人中,該時佛陀對諸比丘作如是言:「諸比丘。」彼等回答:「世尊。」佛陀言曰:

[0179a05] 2、諸比丘啊!惟有一途可淨化眾生,脫離憂愁哀傷,消除苦楚悲痛,獲得正法,體證涅槃,此途名四念處。云何四念住?

[0179a08] 諸比丘啊!彼於日常生活中,於身,時刻注意觀察,精進警覺,念念分明,可滅淫慾、悲痛。於受,時刻注意觀察,精進警覺,念念分明,可滅淫慾、悲痛。於心,時刻注意觀察,精進警覺,念念分明,可滅淫慾、悲痛。於法,時刻注意觀察,精進警覺,念念分明,可滅淫慾、悲痛。

[0179a13] —弁言竟—

觀身

 

[0179a16] 3、諸比丘啊!彼於日常生活中,應如何時刻注意觀察其身?

[0179a18] 諸比丘啊!若有比丘,步如林間,或樹下,或於幽靜無人處,跏趺而坐,身軀端直,專心繫念,出息息,彼作長出息時,於彼長出息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作長息時,於彼長入息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作短出息時,於彼短出息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作短入息時,於彼短入息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須訓練自己,分明覺知彼所有的出息;訓練自己,分明覺知彼所有的入息。彼如是訓練自己所有出息寧靜有序,訓練自己所有入息寧靜有序。

[0180a01] 4、諸比丘啊!猶如技高一籌之木鏇工,或其學徒,於鏃盤做長轉時,於其所作長轉,心中了了分明,於鏃盤做短轉時,於其所作短轉,心中了了分明。諸比丘啊!如是一樣,彼於長出息時,於彼所作長出息,心中了了分明,彼於長入息時,於彼所作長入息,心中了了分明,彼於短出息時,於彼所作短出息,心中了了分明,彼於短入息時,於彼所作短入息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如是訓練自己所有出息寧靜有序,訓練自己所有入息寧靜有序。

[0180a09] 彼如是生活,彼於自身注意觀察其身,彼於他人注意觀察其身,彼於自身他身兼顧注意觀察其身,或觀察身內之生起,或觀察身內之壞滅,或兼察身內之生起與壞滅。由於專心繫念而認清其身無非是如其所念,如其所知而已。如是,彼生活會無所染著,與世間一切事物也無所執取。

[0180a15] 諸比丘啊!彼於日常生活中,應如是注意觀察其身。

[0180a17] —念入出息竟—

 

[0180a19] 5、復次,諸比丘啊!彼於行路時,於彼行走動作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於站立時,於彼站立動作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於坐下時,於彼坐之動作,心中了了分明。彼於偃臥時,於彼偃臥動作,心中了了分明。無論彼身體處於何種情況,須隨時於其保持心中了了分明。

[0180a24] 彼如是生活,彼於自身注意觀察其身,彼於他人注意觀察其身,彼於自身他身兼顧注意觀察其身,或觀察身內之生起,或觀察身內之壞滅,或兼察身內之生起與壞滅。由於專心繫念而認清其身無非是如其所念,如其所知而已。如是,彼生活會無所染著,於世間一切事物也無所執取。

[0181a05] 諸比丘啊!彼於日常生活中,應如是注意觀察其身。

[0181a07] —念身姿節竟—

 

[0181a09] 6、復次,諸比丘啊!彼於進退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彼於瞻視凝睇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彼於屈伸臂腿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彼於穿衣持鉢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彼於飲食嚼嘗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彼於大小便利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彼於行、住、睡、醒、說話、沉默之際,應以正智觀之,了了分明所作何事。

[0181a17] 彼如是生活,彼於自身注意觀察其身,彼於他人注意觀察其身,彼於自身他身兼顧注意觀察其身,或觀察身內之生起,或觀察身內之壞滅,或兼察身內之生起與壞滅。由於專心繫念而認清其身無非是如其所念,如其所知而已。如是,彼生活會無所染著,於世間一切事物也無所執取。

[0181a23] 諸比丘啊!彼於日常生活中,應如是注意觀察其身。

[0181a25] —明覺節竟—

 

[0182a01] 7、復次,諸比丘啊!彼應觀想此身,自足底而上,自頭頂而下,由皮包裹種種不淨充滿,言曰,我此身中,有髮、毛、爪、齒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、心、肝、肋膜、脾藏、大腸、腸膜、肺、胃、屎、尿、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、淚、淋巴、涕、唾、滑液。諸比丘啊!猶如一隻雙口袋子,各種種子充滿,諸如粳米、糙米、菜豆、豌豆、芝麻、精米。聰明之士於內觀見分明,曰,此是粳米,此是糙米,此是菜豆,此是芝麻,此是精米。於此一樣,諸比丘啊!彼觀此身,自足底而上,自頭頂而下,由皮包裹種種不淨充滿。曰,我此身中,有髮、毛、爪、齒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、心、肝、肋膜、脾藏、大腸、腸膜、肺、胃、屎、尿、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、淚、淋巴、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